这个悖论不仅出现在数码产品界,更是直观地出现在电动汽车界。如果一辆电动车日常给予车主以相对的出行便利的同时,却又快速耗电、向车主施加里程焦虑,那么充一次电仅能续航200公里的电动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如果电动汽车厂商们以“电动车消费者家里并不止一辆车”为由解释里程焦虑,那买电动车不就成了一桩自愿被割的傻事了吗?

你有想象过可折叠手机的使用场景吗?一个人前一秒掏出的手机,瞬间成为一块Pad,在一块由小变大的屏幕上快速获取了普通手机用户短时内无法获得的信息量——比如一秒看全了一张地图,快速定位了自己和目的地的距离。但你再想想,这样的使用场景很多吗?